Industry consultancy 行業咨詢

許鮮謝幕繼系統癱瘓、門店關閉后,許鮮并沒有好轉。8月16日,北京商報記者在實地調查時發現,許鮮位于遠洋國際中心的總部,已經大門緊鎖人去樓空。許鮮自營的線下實體店現已全部關閉,建外SOHO店被招租信息圍擋。此外,許鮮的客服電話也已無法打通,語音提示為“無此業務號碼”,許鮮提貨點店主的微信群也開始陸續解散。從6月28日許鮮系統出現癱瘓至今,許鮮CEO徐晗并沒有對外公開回應許鮮出現上述情況的原因。在業內人士看來,生鮮電商正進入整合期,或加速站隊或尋求新路徑,在難盈利的困局中,生鮮電商正比拼生命力的持久度。 8月16日,北京商報記者實地走訪了許鮮總部,發現許鮮總部已無工作人員且大門緊鎖,透過大門能看見大量廢棄的辦公用品散落在地面。負責該樓層的安保人員告訴記者,許鮮工作人員從8月初就陸續撤離,大概5天前徹底關閉。記者從負責遠洋國際中心租賃業務的北京百富置地房產經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處了解到,許鮮屬于提前退租,從2016年9月開始租用辦公場所,租期至少一年。上述人士稱,許鮮給出的提前退租理由是擴大業務需要更大辦公空間。工作人員介紹,許鮮租用辦公區域實用面積不足150.5平方米,租金每月至少支付4萬元左右。 許鮮線下業務已悄然關停。8月16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徐晗曾親自站臺的許鮮建外SOHO店已經被招租信息圍擋,建外SOHO的工作人員表示,許鮮已提前退租,這是許鮮關閉的最后一個門店,前3個月,許鮮開始與一家餐飲店共同租用分擔租金。建外SOHO工作人員介紹,該店使用面積大概30平方米,租金平均每月4萬元。許鮮已租用三年。據了解,這是許鮮開設的首家便利店并作為提貨點。許鮮提貨點的店主微信群也開始陸續解散,一家店主稱,群里原有200多人,如今只剩100人左右。許鮮微信公眾號、微博、以及徐晗微博已長時間停更。 相較于大多數敗走疆場的生鮮電商,許鮮的謝幕更為體面。盡管多數業內人士稱許鮮因供應鏈和資金鏈斷裂被迫退出,但尚未出現糾紛。門店租金、辦公室租金已完成結算,會員卡中余額與自提點店主的傭金悉數返還。 縱觀生鮮電商市場,阿里系與京東系的生鮮電商已經占據半壁江山,如阿里系的天貓超市、天貓喵先生以及易果生鮮,京東系的京東超市、京東到家以及天天果園。對壘的雙方隨著資本加持和流量開放,戰場越發硝煙彌漫。剩余玩家也有雄厚背景。 一位不愿具名的生鮮電商經營者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對于行業中依舊活躍,且不斷將觸角向更多城市延伸的生鮮電商來講,背后都離不開強大的資本,生鮮電商平臺本身的造血能力實在有限,即便平臺可以擺脫虧損,盈利也較微薄,更是難以填補此前虧損的大坑。資本加速了生鮮電商陣營劃分,行業競爭格局逐漸明朗,生鮮電商入門門檻不斷提高,在拼體量的同時也比拼生命力,活得更久才能有希望看到曙光。(記者 吳文治 趙述評)
我國電商半年零售額首次突破3萬億中國社科院日前發布的《2017年中國電子商務半年報》顯示,從去年12月至今年5月,6個月網絡零售總額首次突破3萬億元,超過了2014年全年的數額,創下中國電商零售同期最高紀錄。 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國消費者的網購總額是美國的兩倍多。從網絡零售市場規模來看,我國已經連續多年穩居全球第一。去年,我國電子商務交易額占到了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以上。我國網絡零售額在社會零售總額的占比不僅遠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也高于歐洲、北美,在最近三年,這一占比仍在不斷提升。 我國電商行業的發展成就不僅體現在數量的變化上,也體現在對居民生活品質、消費行為的改變和提升上。根據報告,在這半年里,雖然服裝、家電兩類產品在網絡消費中仍然占了不小的比重,但在所有網購品類當中,增長速度排名前三的分別是醫療保健、圖書音像和運動戶外,三類商品的網絡銷售額同比增幅都超過了40%。這說明除了傳統的衣食住行之外,中國人開始更關心生活質量的提升。 報告顯示,共享經濟、O2O、眾包等各類商業模式創新持續壯大,網絡支付,尤其是移動支付近年來快速發展,也為我國網上銷售快速增長帶來了基礎。 去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34520億元,比上年增長103%,參與共享經濟活動的人數超過了6億。
跨境電商百家爭鳴 垂直深耕類平臺異軍突起齊魯晚報8月17日訊:基于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2016-2017年度中國跨境進口電商發展報告》,不少媒體認為,跨境進口電商寡頭格局已定,百家爭鳴事態逐漸停息。但理性來看,盡管跨境進口電商發展迅猛,但現在談“寡頭格局”為時尚早。 根據這份報告,網易考拉、天貓國際、唯品會和京東全球購占據超過一半的市場份額。不少媒體基于此認為,跨境進口電商已逐漸出現了“寡頭效應”。不過,從“721”市場理論來看,目前的跨境電商行業現狀還很難形成 “寡頭格局”帶來的馬太效應。 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跨境進口電商的交易規模達到12000億元,交易規模首次突破萬億,這個數據在2015年是 9000億元,同比增長33.3%。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更是預測, 2017年,其交易量將會增長到18543億元,同比增長54.5%。 顯而易見,要實現如此的增長,只靠網易考拉、天貓國際、唯品會和京東全球購遠遠不夠。 因此,也有媒體理性指出,網易考拉、天貓國際、唯品會和京東全球購僅僅占據了跨境進口電商綜合類平臺的半壁江山,走垂直深耕類型的中小型企業也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走社區深耕方向的小紅書,日淘垂直領域的豌豆公主近年來異軍突起,發展勁猛。 回顧跨境進口電商發展歷程,有利于我們更好的理解這塊市場的趨勢和發展。2013年后,跨境進口電商平臺逐步出現;隨著跨境網購的用戶逐年增加,跨境進口電商市場規模不斷擴大,2015年更是迎來了爆發性發展,百花齊放;2016年,國家出臺的跨境電商新政及資本寒冬的影響,跨境電商行業迎來了洗牌期。而今年,市場復蘇,跨境進口電商真正開始百家爭鳴的狀態。 事實上, 2016年4月8日新政后,以網易考拉為代表的綜合類及以豌豆公主為代表的垂直類新型跨境進口電商品牌才開始迅速崛起。天貓國際、唯品會、京東全球購憑借已有平臺優勢也迅速擴大,共同瓜分跨境進口電商這個大蛋糕。 毋庸置疑,天貓國際、唯品會、京東全球等電商巨頭從一開始就占據絕對優勢,這些電商巨頭擁有大量的流量、龐大的用戶優勢,眾多中小型企業無法比擬。網易考拉同樣借助網易龐大流量和品牌優勢迅速崛起。 而以垂直類為代表的中小型跨境進口電商就沒有這么容易了。新政及資本寒冬的影響下,他們在夾縫中生存。要想在這場戰爭中不敗之地,他們必須快速建立起自己的優勢壁壘。日淘垂直類跨境進口平臺豌豆公主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憑借在日本端的資源優勢,再雙重壓力之下,迅速建立起在日本供應鏈端的優勢,才得以突出重圍。 同時,隨著國內消費升級的需求轉變,消費者越來越關注商品品質而不再是價格。供應鏈更成為跨境進口電商的關鍵,優質供應鏈資源成為先發制人的絕對優勢。 對此,巨頭們已經緊鑼密鼓的布局。天貓國際在不斷引進國際商超;京東加緊與國外知名零售企業的合作;網易考拉海購則先后挺近歐洲、澳洲等地舉辦招商會。垂直類平臺也步步為營。小紅書持續深耕社區的同時,悄悄布局二三線城市;豌豆公主則通過頻繁從日本電商巨頭挖供應鏈人才、在日本建免稅店等等搭建其在日本供應鏈端的穩固屏障。 由此看來,2017年跨境進口電商進入了真正百家爭鳴的時刻,跨境電商平臺的競爭將進入白熱化。跟天貓國際、京東全球購、網易考拉等綜合型平臺的蓬勃發展一樣,豌豆公主、小紅書等垂直深耕類平臺的異軍突起同樣值得期待。